三冬袭来

等到你音讯全无,我就用爱你的心去爱世界万物。

【聂蓉】同归




0

时隔多年,端木蓉再一次踏上故国的土地。

碰巧赶上正月十五的花灯节,集市熙熙攘攘,十里长街,一片火树银花。

街上人声鼎沸,川流不息,不时有孩童追逐打闹。端木蓉置身其中,不知被谁推了一把,险些摔倒。危急时刻,一只手伸来,扶住了她。

“小心。”

端木蓉回头,入眼便是那人关切的目光。

后来,端木蓉一直被身边的男子小心的护在身侧,人来人往,都再没伤到她分毫。

越往前走,端木蓉心中熟悉的感觉便愈发强烈,待行至一处,她神色一动,像想起什么一般,脚步越来越慢。

盖聂察觉身侧女子的异常,便也停下脚步,只静静守着她。端木蓉似陷入回忆里,脸上是少见的迷茫与探寻。

许久,端木蓉终于回神。

“盖聂,我来过这里。”



1

很久以前,端木蓉随师傅下山义诊,回去的路上发现街上行人不断,热闹非凡。

端木蓉有些好奇,念端告诉她,今日是花灯节,每逢这个时候,人们都会去渡口放个花灯祈愿。

百姓感念念端师徒古道热肠,邀请她们一同前往观赏灯会。念端刚想谢绝,转眼却瞥见端木蓉的神色。

端木蓉很小的时候便拜入医家,念端称赞她天赋极高,端木蓉也学的非常用心,不仅医术尽得念端真传,连带着师傅的清冷也学去了几分。

可她毕竟很少下山,所以对着这繁华的景象,端木蓉渐渐有些走不动路。

念端也知晓端木蓉的心思。

她虽十分欣赏这个徒弟的冷静与稳重,但她毕竟年纪尚小,多少存了些孩童心性。是以念端只叮嘱了一句路上小心,早些回来,便独自一人回了医馆。



2

端木蓉一个人走在街道上,手里提着盏花灯,她正纠结着许下什么心愿才好,突然有个人影迎面向她跑来,撞掉了她手里的花灯。

那人身法极快,似裹挟着一阵风,她只依稀看到一片白色的衣角从她眼前掠过,那身影便消失在身后的暗巷中。

花灯掉落在地,她正欲去捡,此时突然又有一群人追上来,一脚踩在她的花灯上面。

端木蓉心里一阵恼火,那些人踩烂了她的灯,却也不向她道歉,她正暗自腹诽着倒霉,忽然听闻那群人问她有没有看到一个白衣剑客从这里跑过。

她抬头瞥了他们一眼,估摸着这伙人不是善茬,便随手胡乱一指,冷眼看着他们往错误的方向追去。

突然的骚乱引起了人们的注意,但灯会的热闹与繁华马上就让人们遗忘了这里的小插曲,街道重归平静。

端木蓉忽然觉得身后似有一双目光紧紧的盯着自己,她转头,却只看到那条黑暗的巷子。

鬼使神差的,端木蓉一步一步向前走去。



3

端木蓉并不确定巷子里面是否有人,她还没来得及想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帮一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,她就已经迈开了脚步。

端木蓉慢慢走近,依稀可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,直到距那身影仅剩三四步,才发现站在那里的,赫然是一名少年。

“他们找的人是你?”

“是。多谢姑娘出手相助。”

黑暗中,端木蓉看不清那个人的表情,但仅凭刚刚那一句对话,端木蓉觉得,他的人必然如他的声音一般,清冷而疏离。

“我并没有救你,我只不过是看不惯那群人嚣张的气势罢了。”

端木蓉想,那伙人一看就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,他年纪轻轻,也不知是如何招惹上他们。他被那些人紧追不放,性命能否保住还是个问题,他却还能在这里面不改色向她道谢,真是个怪人。

端木蓉正暗自忖度着他和那群人的关系,少年的嗓音又再度响起。

“姑娘方才故意指错方向引他们离开,他们找不到人,势必会再次回到这里,那群人已看到你的样貌,继续留在此地恐对姑娘不利。”

少年已经听到远远传来的脚步声,他知道那群人要不了多久就会回来,此时开口,只是想让姑娘快些离开。

“他们的目标是你,不是我,况且,就算他们是坏人,我又怎知你是不是好人。”

姑娘的态度摆明了不配合,那句话刺的少年一怔,他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。但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,少年无法,只好迅速做出决定。

“得罪。”

话一说完,端木蓉就感觉那人一瞬便来到她面前,还未反应过来,她就感觉身体一轻,整个人已被少年抱在怀里。

少年足尖一点,施展轻功,端木蓉只觉眼前的景象快速流失。几下起落,便与那繁华的街道相去甚远。



4

端木蓉伏在少年怀里,内心惴惴的有些紧张。

她第一次与男子如此亲密的接触,可意外的,她并不排斥这个人的怀抱。

风吹在端木蓉脸上,她觉得有些钝钝的疼,端木蓉把头往少年怀里缩了缩,只留出一双眼睛打探着四周。

她微微仰头,只能看到少年的侧脸。

他的嘴角紧紧抿住,呼出的气息洒在她头顶上,像是清冽的泉水,混杂着她身上的草药味,还有山风吹过带来的凉薄,四面八方裹挟着她。

端木蓉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个梦,梦里有少年不甚清晰的眉眼,还有一场冬风。



5

端木蓉的双脚再次落地时,她已看不见半分城中的星火。

少年虚虚拱手抱拳,为方才的唐突之举向她道歉。

端木蓉借着月色偷偷打量他,他的面容果然如她所想一般冷寂。

少年身材挺拔修长,五官棱角分明,虽是一身风尘,可那双眼睛却如寒星一般,光芒冷然,灼灼生辉。

这本该是一副俊逸的面庞,可他身上的气质实在太过冷冽,年纪不大,却不自觉的给人一种压迫之感,无端叫人不敢接近。

明明他们刚刚还有过如此亲密的举动,可现下他开口的第一句话,进退有度,分寸至极。

端木蓉突然有些好奇,这世上是否任何事都撼动不了他的情绪。

端木蓉默默想着,突然闻到空气中一股淡淡的血腥味。她抬眼望去,少年面色不改,但越来越重的呼吸声却透露着他现在的情况不妙。

“你受伤了。”

端木蓉很肯定。

可等了半天也不见那人答话,她只好再次开口。

“我是医者,让我看看。”

说完便径自走过去,想检查他的伤势。

端木蓉刚刚走到少年面前,他就毫无征兆的向后倒去,端木蓉吓了一跳,还以为是自己的举动冒犯了他。

端木蓉想把他叫醒,可少年仿佛陷入沉睡一般毫无动静,她为他诊脉,可刚掀起衣袖,就发现少年此刻的体温烫的惊人。

她细细检查着少年的伤势。

少年身体精壮,只在背上有一处可怖的伤口。那伤口又长又深,皮肉翻出,几欲见骨,其中还掺着些因血液干涸而粘附在上面的衣物。

端木蓉平日跟着念端行医,大大小小的伤口也见过不少,可从未有过一个人的伤口,她只看在眼里,便觉得森然可惧。

少年的伤势并未得到及时的处理,后来又带着她以轻功奔波良久,伤口发炎导致高烧,这才体力不支晕了过去。

端木蓉暗暗心惊,他受了这样重的伤,却还一声不吭,若不是遇到自己,等到伤势恶化,他能否保住一命都尚未可知。

端木蓉想,这个人就那般不惜命吗。



6

师傅常跟她说起江湖险恶,让她凡事都留个心眼,那些江湖上的争斗,能避则避,医者最重要的,就是学会保全自己。

所以她一直独善其身,若连自己的命都不爱惜,她又如何济世救人。

端木蓉一边在少年的伤口上敷上草药,一边想着师傅的教诲。

她见过许多人,他们争强好斗,视人命如草芥,仗着自己武功高强,便随意践踏别人的生命。

所以她一向不屑于去救治他们。

可没来由的,端木蓉就是觉得眼前的少年和那些人不一样。

端木蓉也搞不懂自己为什么要救一个素昧平生的人,而且这个人还给她带来了那么多麻烦。

可她仍然愿意相信眼前这个人。

端木蓉觉得自己魔怔了,满脑子想的都是这个少年。她摇摇头,收敛起自己的心绪,专注于眼下的一切。

她守了少年大半夜,直到他的体温终于降下去,她才安下心来。困意袭来,她终于抑制不住疲惫,沉沉睡去。

失去意识之前,她想,这个人有一双好看的眸子,他身上有清冽的冬天的味道。



端木蓉第二天醒来时,那个少年已经不见了。她身上盖着他的外袍,除此之外,再无一物。

端木蓉起身,理了理有些皱褶的衣服,刚要离开,却发现她随身携带的玉佩不见了。

端木蓉找了一圈也没找到,她有些苦恼,这是师傅送她的生辰礼物,她甚为爱惜,现在却被她弄丢了,师傅知道了不知该有多么生气。

她回到医馆后看到念端等在门口,师傅问她怎么现在才回来,端木蓉不知该如何解释昨晚发生的一切。

她想,山下一点也不好玩,花灯没放成,玉佩也丢了,以后还是老老实实的待在医馆,默默钻研她的医书才好。


“后来我便很少下山,从此再未见过那个少年。”

盖聂静静听着端木蓉言语,若有所思。等到姑娘讲完,他从怀中掏出一块玉佩。

“是这块吗?”



7

盖聂拜入鬼谷门下第一次执行任务,是奉师命接应一位重要人物。他应约前往,却撞见了那个人被残忍杀害的场面。

少年意气风发,但毕竟经验浅薄,低估了人心险恶。

那些人欲祸引东水,栽赃灭口。

他们人多势众,团团将他围困。他虽剑术无双,却难以以一敌百,打斗之中,他一时不察,被人从后背中伤。

他拼命杀开一条血路,又凭着高超的轻功暂时将他们甩开,却在躲避的时候不小心撞倒了一位姑娘的花灯。

他想要致歉,但身后的人紧追不舍。他只能匆匆回头望了她一眼,转身便藏入了旁边的一条小巷。

盖聂紧紧盯着巷口的动静,做好了一场恶战的准备。他的手牢牢握住剑柄,稍有异动,剑便会出鞘。

可是没想到,那姑娘救了他。虽然她并不承认。

后来事出紧急,他带着姑娘离开,结果伤口恶化,那姑娘再一次救了他。

昏迷前,他依稀听见姑娘执着的想要为他检查伤势,可那时他因为高烧已然有些神志不清,晕倒前只来得及看见姑娘焦急的脸。

他想,真是个倔强的姑娘。

跟他一样。

盖聂醒来时,端木蓉还在沉睡,他守了她一夜,在她醒来时才悄悄走远。

远远的看见姑娘好像在找什么东西,可距离太远,他听不太清楚,只依稀听见“玉佩”“丢了”“师傅”几个字眼。

他一路随行保护,直到看见有人出来迎她,才转身离开。



8

端木蓉内心感慨,没想到她与盖聂早已相识。

他们曾经那么突兀的闯入彼此的生命,如蜻蜓点水一般擦肩而过,时隔经年,他们又重新相遇。

所谓缘分不过如此。

端木蓉抬头望着盖聂,在他的眼睛里,端木蓉清清楚楚看到了自己的倒影。

“那后来你是如何找到这玉佩的?”

“我见你平安回到医馆后,便沿着来路一直寻找,终于在那条小巷里找到。”

“你倒是一直随身带着。”

“我知道救我的是个面冷心善的姑娘,有朝一日我想当面谢她。”

说着,盖聂将玉佩递过来,可端木蓉并没有接下。

端木蓉说了一句“在这里等我”,便转身离开。等到她回来时,手中多了段细绳。

端木蓉将绳子穿过玉佩,系在了盖聂的腰间。

盖聂静静注视着姑娘的脸,鼻尖充斥着姑娘的清香。

何以结恩情?美玉缀罗缨。

很多年前,她不知道为什么救他,很多年后,也没想过会再次遇上他。

端木蓉原本以为盖聂于她不过是生命中的过客,可此时此刻她终于明了,原来因果早已埋下,爱恨无话,全靠时间回答。

“盖聂,再陪我放一次花灯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盖聂牵起姑娘的手,那抹药香,淡淡的弥漫在心头。

他曾经带着一身料峭春寒与她接近,可还未靠近便匆匆分离。经年累月,他原以为再难相遇,可月明风清中,她款款走来,他一身风雪皆被拂去。

从此他的眼中,凛冬散尽,星河长明。



9

花灯随着水流慢慢往前飘去,水中星星点点,倒映在端木蓉脸上,愈发显得她清丽无双。

盖聂就这么静静望着她,姑娘的一颦一笑都印在心底,他觉得自己的心似乎也随着姑娘的靠近荡起一圈一圈涟漪。

端木蓉就在这样的注视中猝不及防与他对望,姑娘一愣,旋即移开目光。

端木蓉突然有一瞬间的恍惚。

她曾经觉得那样遥远的人,此刻无比真实的站在这里,还以那样的眼神望着她。

她忽然就有些受宠若惊。

初见惊心,再遇痴心,费劲苦心,终得倾心。

盖聂是她的信仰,是她的微光,是她美好年华里最虔诚的守望,是她药石无医的砒霜蜜糖。



10

“盖聂,你许了什么心愿?”

盖聂静静望着端木蓉,他的眸中情意更甚,眼里似有万千星辰。

“愿与姑娘白头永偕,良缘永结。”




灵犀相点,不羡神仙。







——Fin——

评论(1)

热度(32)